• 今天从绍兴回杭州,回来前睡了一个半小时的午觉,下午开车没有任何的困意,咖啡都白买了。
  • 路上听了两集播客。第一个是上次遗留的组织进化论采访地平线创业公司的战略顾问,里面讲到了战略这个词,之前感知战略是一个大而虚的东西,但是经过它的解释,组织的战略背后是进化的方向,这与迭代不同。从十年后回看,要做到当时的组织只是一个雏形,而不是初版。言外说下进化这个词,让我想起了达尔文的进化论,想到某个观点是theory of evolution是指向演变而不是进化,这个涵盖的内容是不一样的。对于组织而言,战略的设定不单单是进化的方向,从长远看是一种演变的方向,如同在一个圆中,向外探索时,无法保证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,而是需要一个组织的内核(生而为啥)来决定方向。优秀的内核可以让组织走的更远。嘉宾有提到战略制定的五个步骤,核心时要找到趋势和现状的痛点,然后进行思考和布局。也引申到个人的战略,但我想到,只要信息够多,也许可以判断出行业的趋势在哪里,但是个人的战略不一样,需要一个由内而外确定的目标,才能决定个人发展的战略。然而个人目标的缺失对我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。所有的美好我都想要。还有提到可以找到自己欣赏的人,然后通过向他看齐的方式制定个人战略,这个实操上会更加容易上手一些
  • 第二个是听了疯投圈对于创作者经济的讨论。最开始提到知识付费(创作)经济与创作者经济的差别。确实两者的关注个体不一样。对比了创作者个人的优势,以及和组织相比的劣势。同时提到了创作者经济可以实现变现的三个方向
    • 广告变现
      • 极致的流量追求
    • 创造信任感
      • 与读者达成信任(情感)链接,提供其他的价值进行变现
    • 内容变现
      • 内容收费的方式
      • 提到了国外的substack - paid newsletter platform
        • 国内的微信公众号什么没有付费订阅模式
    • 有改变我对创作者经济的一些认知,以及让我想起了十三邀采访罗振宇提到了:罗振宇为什么要让自己露镜进行知识付费,因为在央视工作期间,观察到个人的力量,一个优秀的频道换了一个主持人会产生大量观众流失的情况。人们接收信息的方式开始从信任官方品牌朝信任KOL转变,即品牌的概念已经拓宽,从有经济实力的大企业过渡到有鲜明特点的个人,也就是进入了人人都是IP的时代。别人四五年前想到的,我却现在才慢慢明确下来。\裂开